您现在的位置: 培训之家学习辅导语文学习语文知识扩展高一语文知识记者卧底实录当代“包身工”惊现广州

记者卧底实录当代“包身工”惊现广州

01-04 http://www.pxzj8.com 高一语文知识 人气:793

记者卧底实录当代“包身工”惊现广州为http://www.pxzj8.com整理发布,类型为高一语文知识,本站还有更多关于高一语文知识扩展,高中语文知识点,语文学习 - 语文知识扩展 - 高一语文知识的文章。 正文: 新快报 记者:王晓华 保罗 实习生:陈福香       接工人求救信后,记者“卧底”白云区某木工厂三天累得输液,而有关负责人却称超极限加班是工人自愿。

  每天工作长达16小时。

  睡眠时间不足5小时。

  每月加班200多小时。

  每天在粉尘飞扬的车间工作达16小时,在闷热如蒸笼的宿舍里睡眠不足5小时,每月加班200多小时,超过《劳动法》规定每月加班时间极值36小时的6倍。4月22日,接到一封求救信后,记者乔装“招工”进入广州市白云区广×礼品公司“做工”,计划在厂里生活和工作一周。然而第三天,记者再也坚持不住了,脱水病倒了,不得不到医院输液治疗。

  卧底实录:

  一月加班200多小时,也就拿800元。

  每天只睡4小时,有工人担忧:“我真的害怕哪一天会突然死了。”

  长时间作业瞌睡连连,事故不断。

  一顿饭4块鸡全是骨头,咬一块扎得嘴疼。

  应聘要求签劳动合同遭怒斥。

  广×礼品公司是白云区长红村的老厂,有20多年历史,老板是台商,厂里现有工人200多人,主要生产木制工艺品。4月10日左右,记者接到一封求救信称,该木工厂的工人就像“包身工”一样,被强迫加班,每天只能睡4个多小时。4月22日下午,得知该厂正在招聘木工,记者赶紧背上“行李”,来到工厂应聘。

  下午17时,记者在该厂门卫室填了一张求职表,交了50元钱(没有任何收据)和一张身份证复印件后,就成了该厂的一名木工。

  据保安班长说,该厂招聘员工的工资是每天12元,扣掉2元伙食费,每天可得10元钱。以后每3个月加一元钱,工资超过15元以后5个月加一元。加班工资按1:1付,每小时1.5元。每个月只有两天的休息日。

  记者提出要签劳动合同,遭到保安班长的怒斥:“签什么合同,我们自己都没签合同,爱干不干,你从外地来广州,没地方去了,我们给你吃住就不错了。”

  住宿蒸笼宿舍里每天只能睡4小时。

  在带着记者去宿舍的路上,一名保安说:“我看你不像干苦力活的人,(这里)工作时间很长,经常加班到凌晨2点,工人们睡不好,经常有人干不下去走了,一分钱都拿不上,50元押金也不退,我有一个老乡去年就在这白干了3个月。”“卧底”的第一晚,记者在宿舍一直等到凌晨2时多才有人回来。工人们一个个拖着疲倦的身子,进来第一件事就是找水桶去冲凉。2时20分,工人们陆续冲凉回来了,有人开始上床睡觉,还有人在洗衣服。

  有个上床睡觉的小伙子开始听收音机,收音机播的都是性知识讲座,大家都可以听见,不时可以听到笑声,这也许是他们一天中最放松的时候。

  记者好不容易和两个还在吃方便面的小伙子攀谈上,他们都是湖南人,在厂里工作不到一年。

  其中一个18岁的小伙子说:“在厂里工作最受不了的是加班,每天加班七八个小时,一天只能睡三四个小时,宿舍又热,经常睡不好,我在这干了7个月瘦了9斤,这么累下去,我真害怕哪一天会突然死了。”

  他说其实很多人都想走,没走的原因只是因为工厂欠了两个月的工资没发。2时40分,一个湖北小伙子洗完衣服回来,向他们收钱买蚊香。湖南小伙子说,宿舍里的蚊子很厉害,睡觉时手要是放在边上,蚊子会隔着蚊帐咬他们。

  小湖北说:“蚊子其实不怕,有蚊帐对付,最要命的是房子里太热,惟一的吊扇又被定了速度,转动起来可以数清扇叶。根本不可能有风进入蚊帐里。人在蚊帐里就跟蒸桑拿一样,不是因为太累了谁能睡得着?”2时50分,大家都上床了,收音机结束播音。记者躺在床上,汗湿了全身,怎么也睡不着觉,只得用毛巾不停地擦。最后,为了少产生热量,记者尽量躺着不动。3时40分,不知是定错了时间还是怎么回事,下铺的闹钟响了,一直响到4时20分,他才醒来关了闹铃。6时30分,一夜没合眼的记者刚刚迷糊了一下,宿舍里的“布谷鸟”、“小公鸡”叫声一片。起床了。

  头昏脑涨,四肢无力,考虑到有任务在身,记者勉强爬了起来。

  起来后,其他人都已开始洗脸刷牙,房子中间的小板凳上坐着一个小伙子,看上去不到20岁,歪着脑袋,闭着眼睛睡着了,后来被同事拉着上班去了。

  记者算了一下,他们真正睡觉时间只有3时到6时30分不到4小时的时间。

  中饭后回宿舍休息时,湖南娃小贵脱了衣服以后,一条条肋骨清晰可数,肋骨的间隙深深陷下去。1.60米的男子,才40公斤。他说在厂里工作两年多了,吃不好,睡不香,加上长期超时劳动,瘦是难免的。看到他让人很自然地想起《包身工》里的“芦柴棒”。真的不知在他还能坚持多久。记者用手抚摩了一下他的肋骨,一根根仿佛扎在了记者心里,很难受。

  工作疲劳作业手指数次被磨。

  23日上午7时,记者开始在打磨车间上班,主要任务是把即将组装的木块在砂轮上磨光滑。砂轮磨下的木灰和面粉一样细,不到10分钟,记者就成了一个木灰雕塑。吸入的木灰呛得人直打喷嚏。车间里的温度高,身上的汗像流水一样,不到一小时,汗水和粉末结合在一起,上衣已成了一块沾满灰尘的湿布裹在身上,弄得全身瘙痒,手上的灰尘更厚,痒都没法挠。

  客观地说,木工厂的劳动强度不算大,关键是工作时间过长。人在睡眠不足,超长时间的工作状态下,最容易疲劳,导致注意力不集中,甚至瞌睡。

  晚上20时,记者感觉体力已到了极限,头发上的汗水一滴滴掉在工作台面上,大脑反应变得迟钝,就想睡觉。抓木块的手指已经不听使唤,不时碰到砂轮上磨一下,好在砂轮表面还裹了一层纱布,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突然一声“哎哟”吓得记者完全清醒过来,左侧负责给木块打孔的小伙子一个手指被转轮刀打伤了,鲜血直流。

  班长过来问了一下断了没有,一看没断,为他包扎一下,大家又继续干活了。生命安全在这里已经极度麻木。4月23日晚12时,记者实在无法忍受了,请假去上厕所,以缓解一下疲劳。正好有位湖北男子也在,他在这工作了9个月,已经算是老员工了。记者递给他一支烟,和他聊了起来。他说:“你怎么来这厂打工,这里简直是个人间地狱,我们想走都走不了,在这里你根本挣不上钱,我一个月加班200多个小时,也就能拿到800块钱。”

  记者问他何不请假休息,他说:“请一次假要扣40元,而大多数新员工一天的工资才12元,再扣掉2元伙食费,到手的工资只有10元,请一次病假等于白干4天,他们能不心痛吗?所以经常有人病了还硬撑着上班。听说我进厂以前,打磨车间的电梯旁就有一个女孩突然死了,所以厂里初一十五都要烧香,再这样下去还会死人的。你看厂里有些工人瘦得跟干柴一样。”

  好不容易,熬到了凌晨2时,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回到宿舍,脱掉汗水泡湿的衣服,用湿毛巾擦了一下汗,真的不想去冲凉了,爬上床,把相机绑在身上,倒头就睡。

  伙食饭菜难下咽宁愿吃泡面。

  木工厂的工人除了睡眠不足,工作时间超长,每天的菜也是难以下咽。有些工人宁愿天天吃方便面,而更多的工人连想到外面改善伙食的时间都没有。

  工厂食堂的早餐我没有吃过,也没见其他人去吃,大家都抓紧早上的时间睡觉。宿舍的小江西说,早餐差得很,稀饭里米都找不到,很少有人去吃,还不如多睡几分钟管用。他们一般在10时的一点休息空当随便吃点就算了。23日12时,铃声一响,累了一上午的工人们就像被放出笼的鸭子直奔水池一样涌向食堂,等记者从宿舍拿上饭盒来到食堂时,已经有人吃完离开。

  米饭自己盛,吃多少都行,但吃不完要罚款。菜是定量的,由食堂师傅打,每人只有一小碟,根本不够吃。第一天吃的是葫芦瓜和萝卜炖鸡。葫芦瓜很老,皮都咬不烂。萝卜炖鸡不知是炖的时间太长,肉都炖烂了还是怎么回事,4块鸡全是骨头,咬了一块扎得嘴疼。

  食堂门口有一个大铁桶,里面装了汤,菜不够,工人们就靠汤下饭,汤里零碎地漂着几颗油星,更像是一桶洗锅水。

  晚饭是中午剩下的葫芦瓜加一个白菜炒肉,记者数了一下,比指甲盖还大的肉竟然只有5片。葫芦瓜有股馊味,几乎所有的人都没敢吃,吃完饭后,记者见桌子上的葫芦瓜一堆一堆的。难怪湖南的小刘宁愿天天在宿舍吃方便面也不到食堂吃不要钱的饭(钱在工资里扣了)。

  小刘说,食堂的饭不好吃,菜里没油水,就算米饭吃得再多也容易饿。

  到了第三天,记者再也坚持不住了,于是拿起手机,给负责外围接应的同事发出了求救短信:“再这样下去要死人了,请接短信后迅速开车到工厂门口接应我。”

  虽然安全离开了“人间地狱”,但记者却没有逃脱脱水病倒的命运,最后不得不到医院输液治疗。       如果觉得《记者卧底实录当代“包身工”惊现广州》不错,可以推荐给好友哦。

Tag: 包身工  广州  记者卧底  高一语文知识,高一语文知识扩展,高中语文知识点,语文学习 - 语文知识扩展 - 高一语文知识

> 其他网友关注的:

5 6 7 8 9 11 13